全职&APH   关于同居那些事
分三组写,什么时候更看我手速……
有ooc,无性向(可能?)雷者慎入
以上!

——————————————————————————
由于资金关系,全职剧组全体搬到APH剧组的宿舍区居住(其实只是因为剧组想省钱。)。于是!他们就开始了愉快的同居生活。
一.【黄少天&阿尔弗雷德·F·琼斯】
自从黄少天搬入阿尔的房间后,那个房间就变得更热闹了,基本上每天都在吵闹,只要路过那个房间,就会被他们的吵闹给弄得短暂性耳聋。这不,他们又开始了。
“HAHAHAHAHA,本hero又赢了!”某位世界的hero扔下最后一张牌,兴奋地说。
“打个牌而己,高兴什么啊你是吧是吧,不行来打荣耀啊?PKPKPKPKPK”另一位扔下手上的牌,说。
“你怎么可以这样!本hero宣布要制裁你!本hero刚从王耀那学会斗地主,有本事和本hero比斗地主啊!我们来PK啊!”
“斗地主怎么了?斗地主难道可以看出手速吗?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吗?生活中要的是灵活性!灵活性懂吗!灵活性!懂吗懂吗懂吗!”
“本hero又不会玩斗地主!本hero觉得不OK!你不可以欺负世界的hero!”
“我又不会玩斗地主!我也觉得不OK!不OK不OK不OK!你不可以欺负蓝雨的黄少天!”
“有本事本hero比格斗游戏呀!本hero才不会怕你!本hero决定和你玩一个通宵!”
“难道荣耀不是格斗游戏吗?不是吗不是吗?”
“本hero又不会玩荣耀!我们玩其它的格斗游戏!”
“来啊,幻想纹章啊!不许和我抢绯村剑心·拔刀斋!”
“那本hero用路飞!本hero要在游戏中制裁你!”
但是因为黄少天使用了他比阿尔快的手速,再加上他惯用的剑客,阿尔完败。
“不行!你使诈!本hero宣布要制裁你,不接受反驳意见!”
“凭什么凭什么!”
“因为你欺负了世界的hero!本hero要代表世界制裁你!”
“你也欺负了蓝雨的黄少天!我们扯平了!扯平了!”
“本hero不服!和本hero再战八百回合!”
“好啊来啊谁怕谁!谁怕谁谁怕谁!”
……
这个宿舍每天都是这么吵闹,严重影响其它宿舍(尤其是隔壁宿舍,受影响最大)。以至于有一次住在隔壁的王耀(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的样子?)忍无可忍,直接冲过去一人糊了一脸亚瑟做的死扛和据说是亚瑟他哥做的纸杯蛋糕。虽然不知道他们俩的结局怎么样,不过从那以后,那间宿舍总算能安分下来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当国家们开始玩起了小游戏#(一)
国设,会ooc
cp是抽签抽出来的
以上!

============好茶组场合==============
“亚瑟,赶紧把肉饼翻个面呀,再这样烤下去就要糊了阿鲁。”王耀指挥着自己家愚蠢的那位——那位玩游戏已玩得手忙脚乱,不由得叹口气,尽管这是自己教他的第二个月,自家那位在厨艺方面仍旧一如既往地糟糕,虽然他本人还是自以为良好就是了,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腐烂西施表示,自家那位还想为自己做一顿大餐,于是,他就开始严格防范自家那位进厨房(作:不管是真是假,今天的王大耀仍旧在为阻止亚瑟进厨房而伤脑筋呢!)。
不过还好最近自家那位沉迷于电脑中的做菜游戏里无法自拔,而且还把他拉下水一起玩,这不,现在又玩开了,没记错的话,这个游戏好像是在做汉堡的样子……“亚瑟!赶紧翻肉……算了,你开心就好了阿鲁。”王耀先看了看那些说是十分熟,或不如说是焦炭一样的肉饼,再看看自家那位淡定的样子,沉默了。肉饼和你有杀夫之仇还是有夺妻之仇阿鲁,要不然你是怎么做到看着它渐渐变黑而面不改色的阿鲁……等等!肉饼=憨八嘎的一部分=阿尔肥最喜欢的一部分=阿尔肥最喜欢的宝贝儿,所以亚瑟和肉饼有仇=亚瑟和阿尔肥最喜欢的宝贝儿有仇≈亚瑟和阿尔肥有仇≈亚瑟和阿尔肥相爱相杀=味音痴糖!这味音痴糖的味道竟是该死的甜美【耀式沉思. jpg】【←以上为王大耀的心理活动】
“在想什么呢?”
“味音痴的糖阿鲁!”王耀下意识地回答,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家那位满脸眉毛,用一种只可会意不可言传的眼神看着他,这种眼神只持续了几秒,然后悄咪咪地移走了,随后他就听见自家那位的辩解。
“我……我才不喜欢美/国那个baka,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还会甜甜地叫亚瑟哥哥,可长大后就一点都不可爱了,还嫌弃我做的司康饼……”
“好了阿鲁,不用再解释了阿鲁,”王耀打断了亚瑟的话,“我知道你的真爱是阿尔肥的阿鲁,既然喜欢他那就去吧阿鲁,我是不会阻止你们俩个在一起的阿鲁!以我的岁数是可以作为你们俩个人的家长参加你们的家长会de……不!是婚礼的阿鲁!”王耀眼睛亮闪闪的,如此说道〔您的好友王·脱线·五千多岁(老人家)·不嗑味音痴糖不舒服斯基·耀已上线〕然后,他就发现自家那位四周弥漫着的黑气似乎变得实质起来,仿佛下一秒就会爆发一样,但黑气下一秒就消失了,仿佛之前的那些是王耀的幻觉。但……王耀看着自家那位明显在用汉堡泄愤的样子,不由得开始吐槽起来:
眉毛子你这么加下去沃利大爷会死的吧阿鲁!
等等!眉毛子沃利大爷不吃芥末酱!你快把一大瓶芥末酱倒完了阿鲁!沃利大爷会死的阿鲁!
眉毛子放开手中的鼠标立地成佛阿鲁!这些材料的量已经不是人能接受的了阿鲁!你还把所有的材料混在一起!要不是不是现场你是不是还想加其它奇怪的东西下去阿鲁!眉毛子你说你就是想谋杀沃利大爷吧?绝对是的吧阿鲁!(←以上为王老板的心理吐槽)
王耀嘴角抽搐地看着这个反差色异常强烈的汉堡,又看看自家那位面无表情地把汉堡拖入托盘,开始思考自家那位又是那根筋抽了,之前的还是同一色调(某扛),起码看起来好像还能吃,但是这个……完美地结合了阿尔肥做的五彩蛋糕的特点――看了会瞎。
“耀,你看那个好像是叫沃利的大爷笑得多开心。”亚瑟如此说,王耀从自己的吐槽中出来,眼神瞄了过去……
你确定沃利大爷是笑得开心吗阿鲁?沃利大爷他分明是在生气吧阿鲁。想不到啊鸦片混蛋,你不仅味觉出现了问题,视觉也开始有问题了阿鲁。(←以上仍旧是王老板的花式吐槽)
王耀突然发现拜自家那位所赐,自己的吐槽能力已经上升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不过……这样的生活还算不错,王耀心想,没有会议,没有麻烦,也没有……













“beng――”突然一声巨响从厨房响起,王耀反射性地看向自家那位,见自家那位一副心虚的样子他就猜出了七八分。
“亚瑟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又进厨房了阿鲁?”
“这,这怎么可能,我,我才不会说是因为怕你做饭太辛苦才在你睡觉的时候才偷偷进去做的baka。”
“……算了阿鲁,亚瑟你明天叫人来修厨房吧阿鲁,还有今天我们在哪里吃饭阿鲁?”
“吃我做的吧,才,才不是希望你吃呢baka。”
“吃……这个?”王耀看着这盘东西陷入深思。
“除了黑了点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确定?”
然而最后王耀还是吃了亚瑟做的饭菜,令人惊奇的是王耀并没有进医院,而且还觉得饭菜的味道还不错。亚瑟·柯克兰先生表示:他是绝对不会说这是他去腐烂西施家连炸了几百次的厨房才做成的。

重发……

#当国家们开始玩起了小游戏#(一)
国设,会ooc
cp是抽签抽出来的
以上!

============好茶组场合==============
“亚瑟,赶紧把肉饼翻个面呀,再这样烤下去就要糊了阿鲁。”王耀指挥着自己家愚蠢的那位——那位玩游戏已玩得手忙脚乱,不由得叹口气,尽管这是自己教他的第二个月,自家那位在厨艺方面仍旧一如既往地糟糕,虽然他本人还是自以为良好就是了,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腐烂西施表示,自家那位还想为自己做一顿大餐,于是,他就开始严格防范自家那位进厨房(作:不管是真是假,今天的王大耀仍旧在为阻止亚瑟进厨房而伤脑筋呢!)。
不过还好最近自家那位沉迷于电脑中的做菜游戏里无法自拔,而且还把他拉下水一起玩,这不,现在又玩开了,没记错的话,这个游戏好像是在做汉堡的样子……“亚瑟!赶紧翻肉……算了,你开心就好了阿鲁。”王耀先看了看那些说是十分熟,或不如说是焦炭一样的肉饼,再看看自家那位淡定的样子,沉默了。肉饼和你有杀夫之仇还是有夺妻之仇阿鲁,要不然你是怎么做到看着它渐渐变黑而面不改色的阿鲁……等等!肉饼=憨八嘎的一部分=阿尔肥最喜欢的一部分=阿尔肥最喜欢的宝贝儿,所以亚瑟和肉饼有仇=亚瑟和阿尔肥最喜欢的宝贝儿有仇≈亚瑟和阿尔肥有仇≈亚瑟和阿尔肥相爱相杀=味音痴糖!这味音痴糖的味道竟是该死的甜美【耀式沉思. jpg】【←以上为王大耀的心理活动】
“在想什么呢?”
“味音痴的糖阿鲁!”王耀下意识地回答,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家那位满脸眉毛,用一种只可会意不可言传的眼神看着他,这种眼神只持续了几秒,然后悄咪咪地移走了,随后他就听见自家那位的辩解。
“我……我才不喜欢美/国那个baka,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还会甜甜地叫亚瑟哥哥,可长大后就一点都不可爱了,还嫌弃我做的司康饼……”
“好了阿鲁,不用再解释了阿鲁,”王耀打断了亚瑟的话,“我知道你的真爱是阿尔肥的阿鲁,既然喜欢他那就去吧阿鲁,我是不会阻止你们俩个在一起的阿鲁!以我的岁数是可以作为你们俩个人的家长参加你们的家长会de……不!是婚礼的阿鲁!”王耀眼睛亮闪闪的,如此说道〔您的好友王·脱线·五千多岁(老人家)·不嗑味音痴糖不舒服斯基·耀已上线〕然后,他就发现自家那位四周弥漫着的黑气似乎变得实质起来,仿佛下一秒就会爆发一样,但黑气下一秒就消失了,仿佛之前的那些是王耀的幻觉。但……王耀看着自家那位明显在用汉堡泄愤的样子,不由得开始吐槽起来:
眉毛子你这么加下去沃利大爷会死的吧阿鲁!
等等!眉毛子沃利大爷不吃芥末酱!你快把一大瓶芥末酱倒完了阿鲁!沃利大爷会死的阿鲁!
眉毛子放开手中的鼠标立地成佛阿鲁!这些材料的量已经不是人能接受的了阿鲁!你还把所有的材料混在一起!要不是不是现场你是不是还想加其它奇怪的东西下去阿鲁!眉毛子你说你就是想谋杀沃利大爷吧?绝对是的吧阿鲁!(←以上为王老板的心理吐槽)
王耀嘴角抽搐地看着这个反差色异常强烈的汉堡,又看看自家那位面无表情地把汉堡拖入托盘,开始思考自家那位又是那根筋抽了,之前的还是同一色调(某扛),起码看起来好像还能吃,但是这个……完美地结合了阿尔肥做的五彩蛋糕的特点――看了会瞎。
“耀,你看那个好像是叫沃利的大爷笑得多开心。”亚瑟如此说,王耀从自己的吐槽中出来,眼神瞄了过去……
你确定沃利大爷是笑得开心吗阿鲁?沃利大爷他分明是在生气吧阿鲁。想不到啊鸦片混蛋,你不仅味觉出现了问题,视觉也开始有问题了阿鲁。(←以上仍旧是王老板的花式吐槽)
王耀突然发现拜自家那位所赐,自己的吐槽能力已经上升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不过……这样的生活还算不错,王耀心想,没有会议,没有麻烦,也没有……













































“beng――”突然一声巨响从厨房响起,王耀反射性地看向自家那位,见自家那位一副心虚的样子他就猜出了七八分。
“亚瑟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又进厨房了阿鲁?”
“这,这怎么可能,我,我才不会说是因为怕你做饭太辛苦才在你睡觉的时候才偷偷进去做的baka。”
“……算了阿鲁,亚瑟你明天叫人来修厨房吧阿鲁,还有今天我们在哪里吃饭阿鲁?”
“吃我做的吧,才,才不是希望你吃呢baka。”
“吃……这个?”王耀看着这盘东西陷入深思。
“除了黑了点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确定?”
然而最后王耀还是吃了亚瑟做的饭菜,令人惊奇的是王耀并没有进医院,而且还觉得饭菜的味道还不错。亚瑟·柯克兰先生表示:他是绝对不会说这是他去腐烂西施家连炸了几百次的厨房才做成的。

  想发一篇文,是之前和同桌写的,cp是老/子&柳/宗/元,有人想看吗?

某位潜水党终于找到了她的ID